中国人每年大年三十团圆之夜,看个电视都无法拒绝一个不伦不类的节目,无疑当属CCA·V操刀的《春晚》。广电总局要求各地方台转播,不过按照马屁经逻辑,即便是上面不要求争先转播者依然趋之若鹜。
 CCA·V一生下来就是扮演喉舌和洗·脑角色,兼强·奸民意指鹿为马的工具。如此炮制的所谓中国人春节必看的联欢晚会自然成了臭屁酸气漫天的垃圾场。十几年雷轰不倒的主持人,面老肌黄却练就一副嗓子鼓吹喋喋不休,吹牛胡扯心不跳面不改色,个个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专家。春晚从来就是一场闹剧,戏台上演的现实中也只有想的份儿。去年的广告植入泛滥被观众围观炮轰,今年的节目却如同鸡肋一般。
 党的政策“亚克西”今年不敢大张旗鼓喊出来了,取而代之的是民族舞蹈中唱出来的隐晦歌词。一个娱乐性晚会老是离不开那老腔老调,这就好比去一趟夜总会叫个小·姐,爽之前先感谢一下党和政府。今年的小品节目更多关注高房价和经济等社会现实问题,按照惯例小品的结果一定是皆大欢喜向好的方面看,咱们老百姓虽然现在买不起房,有朝一日定能实现购房梦。小品反映现实归反映现实,可该有所作为的政府却无所作为,高房价的腐烂根源一日不铲除,谈何社会和谐生活幸福。诸如北京77块月租房此类事件,只不过是当局自导自演搞笑喜剧罢了。神马电视上看到的廉租房都是浮云。这就是一个操·蛋政府和傻·逼人民共存的社会。政府宁愿砸几千亿举办世博会和亚运会,习惯跪着的老百姓面对这劳民伤财却可以炫耀国威的事,乐在其中与政府配合做好这面子工程,还有一大群屁民被志愿,要是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屁民还会充当政府广播喇叭与之叫嚣。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杜甫老兄的愿望可谓是痴心妄想。几千亿打了烟花把国力吹上了天,光是建设廉租房就可以让几百万今年大年三十流落街头的有家可归!
 狗屁《春晚》,同样狗屁的《我要上春晚》。浮躁的人心,赤·裸·裸的利欲,每一个春节有人欢喜有人忧。年尾跟子弹一起飞的物价,没有让我们看到中国经济杯具的一面。而如今社会上神马都像是一场春晚,狗屁不通,糊弄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