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人,指向有点广泛,既是个人,也是企业,还是组织。微信并不是蓄意地去忽悠人,它只是不经意地被人利用了,天生的工具,人为就该为人。它所要扮演的角色很简单,给移动互联网垫一块石头,给腾讯自己种上一棵树。微信能够成为基石,那是它抓住了最基本的需求,最显性的需求,而能够从一棵小树成长为一片热带雨林,那是因为它有成功构建过生态系统的经验。先抛开腾讯内部的生态系统不讲,从外部来说,第三方公司、个人及组织、合作伙伴三者之间心态不一,做法不一,时长不一,成效也不一。作为一个从业者,老马有时候会想着放空自己,清除自己,站在一个完全不与微信搭边的角度观察它。

有人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连和尚都用微信传经送教,无孔不入见缝插针的微信(这里是褒义,也得感谢某些天马行空,想象力超丰富以至于能够开天辟地的第三方服务商所作出的贡献)你能逃得过么?其实,微信涉及不到的方面是很多的,比如最最传统的餐饮行业,一家小而美的小食店,覆盖半径小,客户群体稳定,来的客人都是街坊邻居。几十年如一日,除非有日本人那种专业主义者,百年如一日挂一块招牌,十年如一日练一门手艺,店不起眼名声却在外头,吸引八方来客一试为快。所以,微信跟这种小吃店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还是有的,一种信息传播技术的更新,它所改变的不是一两个行业,而是人的基本生活方式。但是,再过十年,它又会面临着被淘汰的局面。下面,具体侃侃它跟外部三者之间的关系吧。

第三方服务商,在互联网行业里头它们应该的叫法很多,比如网络公司、开发公司、解决方案提供公司、策划咨询公司,无论什么名头,干的事情基本就是解决问题。帮助企业解决问题的公司,例如微信接口开发公司、培训公司、营销策划公司、代运营公司等。解决普通微信普通用户问题的公司,例如游戏开发商、应用开发商。看到这里也许你会吐,因为互联网这行当你连马化腾穿几号鞋都能如数家珍。看到这里也许你不会吐,因为互联网这行当你连谷歌和百度都搞不清楚有什么区别。不过,基本概念性的东西要理清楚,老马这里也只是为了让逻辑更顺畅些,不至于侃到每一个点都有老友会卡壳。说到组织,其实种类也没多少,国情局限的情况下组织是个很敏感的东西,目前的代表也就举个政府和学校为例算了。个人则覆盖面比较广,互联网的根基就是草根用户,当然所有的互联网用户作为代表就比较正确点。

三者中有看头的是第三方服务商和个人,第三方服务商跨界的情况也存在,比如传统的广告,传媒,营销等公司,在业务层面上对接上互联网,凭借早前积累的经验、或者是资源赚取相应的利润。这种传统行业出来的企业天生存在一种弊端,即不了解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和业务流程,但也不能说得那么绝对,只是相对于纯互联网公司来讲不那么熟悉罢了。传统行业出来的企业转型成为互联网服务商大军中一员,它们对传统行业的背景了解和需求的把握比较准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接地气。反观纯互联网行业出来的则不那么接地气,本质上是因为生产工具和生产力所决定的。无论是传统也好,纯互联网也罢,作为一个第三方服务商,大家在产品方面差别不大,独有技术除外。服务方面参差不齐,特别是独有资源、独有渠道。这样一来,每家企业的竞争力是不对称的,初创企业生存是很困难的,成熟企业是会拉帮结派成立联盟的,个别企业是可以一家独大的。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单靠产品或服务去对抗商业模式,无疑是鸡蛋碰石头。技术是最有价值的最无价值的竞争力,因为它逃脱不了门槛和时效的影响。

举个例子,目前圈内比较火爆的有微信公众帐号接口、微网站、微会员卡等乱七八糟、暂未成体系的产品。这正处于一个技术成长和种类拓展的时期,遍地都会有标准化的通用产品,大家都在做同样的生意,创同样的业,这其实不叫商业机会,这只能叫偷鸡。偷鸡贼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前提条件是你得有偷鸡贼的头脑、技艺和心理素质,看准时机的同时运气也很重要。比如微营销培训领域就有很多偷鸡贼,有捞到了钱跑得快的,事后很爽。有捞了没几个钱运气不好技艺太差的,蚀把米夹着尾巴滚粗了。喜欢玩这套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营销,更具体点就是广告销售、会场销售、金字塔式销售。营销技艺不是每个偷鸡贼都会的,比如悦X活、微X宝这类玩家,营销模式玩得很转,但是商业模式却千疮百孔。俗点来说,吹牛很在行,站在广场上迎着风对着万千不明真相的群众,背后一瞧却光着腚子,原来是底裤忘了穿。老马也不是在标榜自己有多牛逼,只是站在广场上迎着风时会流眼泪,首先心理素质就不过关,其次就如佛陀所言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玩儿蛋去吧!

第三方看到的都是大家都看得到的显性需求,背后的隐性需求只有少部分人看得到。即使是看到的人也会因为种种问题而难以下手,其实就是搭建商业模式。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可遇不可求,如果加上一个好的操盘手,那么这件事情绝对靠谱。可惜,好的商业模式不是那么容易搭建的,第三方看到的隐性需求往往是其所服务的客户最明显的需求。比如,传统行业营销问题是最普遍的,而营销牵扯出来的可能是管理问题,也可能是最根本的商业模式问题。作为一个卖避孕套的企业去管客户找屁股大还是屁股小的老婆,这种事情杜蕾斯反正是不会做的。因此,第三方如果帮助客户解决表面上的问题,那就是卖给你一个微网站,帮你代运营个公众帐号,或者是搞一场所谓的有落地方案的内部培训。可是,怀不了孕关杜蕾斯什么屁事啊,怀了孕才关它的事。同样道理,微信营销对企业有效果关第三方什么屁事啊,微信营销对企业没有效果才关它的事。所以,企业的基因很重要,微信只是在做锦上添花的事情,对于只卖避孕套的杜蕾斯,就没必要要求它能够给你创造出惊喜。

说到这里,第三方也不是在忽悠人,只能说是在把自己的产品卖出去。目标客户是微信用户的开发商也一样,大家都在各自的领域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第三方也没啥盼头,厉害的操盘手都在微信官方,牛逼的商业模式还在脑海中,真正的大牛却看不上这点小钱。尼玛的做什么第三方,搞服务累得半死,搞技术生命周期又短。玩互联网能成大气的都是做平台的,老子要忽悠的是屌丝。这里话锋一转,咱们侃回个人及组织。草根做微信有没有出路上天早已经注定了,至于现在有点火候的自媒体人则让人争论不已,甚至于冒出些联盟组织。自媒体死不死,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老马说了算,更不是微信说了算。

自媒体人其实有点像原始部落里面的巫师,即某个群体中文化水平较高的那个人。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巫师的信众范围有所扩大,这就是所谓的个人品牌影响力。自媒体玩得好的典型是韩寒、郭敬明两个人,韩寒不想当操盘手,郭小四却是个合格的操盘手。郭小四的商业模式已经基本成型了,程苓峰的格局跟他一比还太小,赚点现钱等于是在贱卖。看看海拔不高的小四同学,尼玛的这矮个儿没准玩得好真成了邓小平那样的巨人。所以,自媒体人想学小四同学,你玩不起。没办法,咱哥俩几个好牵个头成立个组织吧,好歹也挂个牌公司化标准化运作一下,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一些。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十个中国人是一条虫,活生生的梁山水泊那108条好汉却落得个被卖身招安的下场,更何况这领队的及时雨和智多星等头儿不是每个人都能当的,队伍不好带,隐性问题多,兄弟们愿意拜把子的同时也要有舍得卖身的心理准备。因此,自媒体人联盟组织这回事儿,就跟老马现在认识的一哥们搞的微信本地大号全国联盟一样,心有多舞台是有那么大,人头一多上去了容易崴到脚。综上所述,这事儿不靠谱,商业模式也不靠谱。

最后总结一下,外部三者在利用微信,也在被微信利用。鹬蚌相争,只要两者都在渔翁的掌控之中,不至于逃脱或撕咬得稀巴烂,得利的还是渔翁。道理再也浅显不过,明白人也很多,今天不是在谈忽悠,而是在自我忽悠。老马很喜欢这样一句话,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你就欺骗回生活。半夜瞎侃,纯粹因为今日生快,难得码了这么多,顺作为礼物自慰一番。

==================================================

文/马佳彬 (欢迎转载或分享到朋友圈)

推荐公开课交流QQ群:2群:191735225,欢迎营销爱好者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