泱泱大国几千年,人民永远是一根微不足道的草,无情地被燃烧殆尽,成为统治阶级的工具。这就是宿命,即便是今天也无法改变。
 前几天湖北省委副厅夫人被武警错打一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从武汉公安局领导前来道歉的话中可以看出,这是一场误会,不知道打的是大领导的夫人。狗咬错了人,主人出来道歉了。然而对狗的处罚就是处分免职,这倒引起了副厅夫人的不满。可见,倘若这次挨打的是草民,恶狗爪牙的主人免不了大夸一场,赏几块肉骨头。如今草民上访的成本与难度有目共睹,信访部门都养着一群恶狗,以维护社会稳定打击群体性非法行为为名,威胁着草民的生命安全。草民受了委屈无法申冤,跪求和群体上访求情的事件屡见不鲜。社会利益复杂交错的今天,处于弱势的草民合法利益受侵害是再所难免的事情。关键的是草民需要有一条合法的渠道来维护自身的权益。上信访部门,玩起了中国足球。上法院,时间与金钱消耗不起,有时还拿法律白条。寻找媒体帮忙,媒体是商家,是行政单位。该打的政绩广告它会打,不该报道的事情上头会要求。神勇的有关部门有关领导的英雄英明事迹,媒体会歌功颂德的,毕竟这在现实生活中是难得一见的。
 每当有人对我国的信访工作提出不满,总有有关部门有关领导重复着老套的有关讲话精神:”我国的信访工作需要上下齐心,共同努力奋斗”。这就是不痛不痒的屁话,一涉及到切身利益有关部门都在为信访工作施加阻力,一边又在喊着为人民主持公道。可怜的草民就这样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官老爷们有责任,草民有时候也有其愚昧奴性的一面。盲目地崇拜权威和对法律的无知。总是说要普法,却没有从教育实实在在抓起。中国人的奴性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当代教育之所以无法彻底改革,这是因为当代教育在培养奴性专业机器而非人才方面仍具有价值。中国人即便对一朝官府再不满,他们总一厢情愿地相信皇帝是好的。皇帝就算是昏庸**,那也是受奸臣小人误导的。这条文化枷锁所派生的潜意识和愚昧固执观念根深蒂固。推古至今,即便地方官府再怎么腐败无能,上头总是好的。陈水扁很好地证明了一点,政治家都是出色的演员。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死要面子的中国人,贴上所谓的爱国标签,一旦有人对自己的国家提出异议,立马泼妇般反驳。这种迷信愚昧的思想至今在年轻人的头脑还挥之不去的,权威在他们看来更是不容质疑的。应试教育功不可没,文化功不可没。不过倒也存在像韩寒这样的有识之士,只是太少罢了。前日台湾的陈文茜女士批韩寒见识肤浅,还把李敖的观点搬出来。我只知道自诣为无话不敢说的李敖在凤凰卫视作节目的时候,对于大陆的事情那是三缄其口,委婉不已。
 草民永远都是草民。中国的历史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即便是当代中国教育也无法坚持以人为本。感慨之际,却又有些许的痛心与无奈。我们的教育告诉我们,未来是美好的,我们要携手奋斗。总是这么似是而非的空口号,至今却未看到一丝的曙光,要给人希望最起码得有所行动有所改变啊!总是做些换汤不换药的形式工程,说一套做一套也不忘官本位指导思想。总是变着戏法地忽悠着老百姓,这跟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阿Q精神没啥区别,到头来却是自欺欺人,自以为是。 
 不再期待草民的翻身,社会的游戏规则注定了草民就是草民!